僅僅20億投入顯然無法令小康股份那位實控人圓自己的新能源汽車夢。殼資源落袋為安是最好結果,而新世界係此番出手或為重新註入內地資產準備

  《投資時報》記者文馨

  一家市值僅30億元的上市公司,而且還被冠以“ST”,突然受到香港排名第三財閥家族的青睞,進而成為囊中之物,這樣的場景若非發生在影視劇中,那麽隻能稱為“買彩票中大獎”事件牛熊分佈

  但是,它偏偏發生了。

  7月2日晚間,ST景穀(600265.SH)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小康控股籌劃轉讓所持公司股份30%,受讓方為周大福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周大福投資)。與此同時,後者還將以要約收購方式再獲得該公司25%股權。上述轉讓完成後,周大福投資將成為控股股東,周大福投資實控人鄭家純也將成為新實控人。

  據悉,本次股權受讓價格和要約收購價格均為32.57元/股,而周大福投資的出價較7月2日ST景穀24.07元/股的收盤價,溢價35.31%。

  因上市公司控製權即將發生變更,或也緣於此次股權交割雙方過於懸殊的力量對比,ST景穀同日即收到上交所問詢函。監管層要求上市公司說明此次轉讓定價依據及合理性,以及轉讓雙方及其實控人之間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等問題。

  近年來,由景穀林業帶帽的ST景穀始終在保殼線上掙紮,並引來不少窺伺者。事實上,這也是該公司自上市以來控製權第5次被轉手。此次周大福投資欲以總價23.25億元拿下ST景穀55%股權,似乎向外傳遞出這家以地產、百貨、珠寶、酒店、公用事業,還有博彩業享譽華人商圈的大型企業集團,“鐵心”要控股一家A股上市公司。

  目前,鄭氏家族的新世界係在香港共擁有三家主力上市公司,即新世界發展(0017.HK)、周大福珠寶(1929.HK)及新世界百貨中國(0825.HK),截至7月11日,其市值分別為1113.48億港元、856億港元和29.68億港元。不過,鄭氏家族正傾力按照新世界中國(0917.HK退市)方式將新世界百貨中國私有化。而該計劃在去年8月剛剛受到挫折。也正因如此,此次的突然出手,令市場深感意外。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舉不排除為鄭裕彤家族旗下資產謀求A股上市平臺,及做財務投資獲益這兩方面原因,但前一種,概率明顯較大。

  資料顯示,2009年鄭氏家族一度有意染指ST星美,但歷經四年時間最終以失敗告終。分析人士表示,無論是將已退市的新世界中國部分地產資源註入,還是為新世界百貨中國一旦在港私有化後“騰籠換鳥”,甚至註入能源業務,鄭家都有意願在目前A股市場市值中樞整體下沈之時未雨綢繆。

  二級市場上,自7月5日公告權益變動公告書面世後,至7月9日,ST景穀已經連續3天封至漲停板。而其當日27.26元/股的收盤價,較52周最低的13.92元/股,已上揚95.87%。

  ST景穀證券部人士在接受《投資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大股東出於何種目的增持,我們不好判斷。但從二級市場來看,隻有看好此次重組事項,公司股價才會有上漲表現。”

  不過按照慣例,一隻股票一旦出現要約收購,其股價將迅速拉升乃至超越要約價格,以迫使潛在新東家再次擡價。事實上,在歷時兩年的新世界中國私有化過程中,鄭氏家族即將原6.8港元/股要約價上浮至7.8港元/股。但ST景穀則未循例而行。在7月10日錄得第4個漲停後,7月11日低開1.9%,至尾盤報收26.94元/股,顯示市場對於此次股權交替,仍存在某種擔心和不確定。

  前塵往事

  1999年成立於雲南景穀縣的景穀林業,是一家典型靠山吃山的林業森工企業。2000年8月,景穀林業在上交所上市,為全國第二家上市的林業企業,也是普洱市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代表國有資本的景穀林業企業總公司作為景穀林業的控股股東,持有其58.4%股份。

  不過多年來,景穀林業業績一直差強人意。數據顯示,自2011年起該公司就處於持續虧損狀態,2012年、2014年、2015年、2017年乃至2018年一季度,其歸母凈利潤皆顯示為虧損狀態。其中2017年該公司實現歸母凈利潤-3095.97萬元,同比下降191.84%;而2018年一季度的表現同樣不理想:實現歸母凈利潤-630.53萬元,同比下降0.3523%。

  經營一直受困,且先後被冠以“ST”、“*ST”標誌,其歷史上亦多次通過股權轉讓引入“實力型”股東,希望扭轉乾坤繼續發展主業自我增值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景穀林業自上市以來股權一直比較分散,第一大股東易主已變更5次之多。

  首次控股權變更發生在2005年5月25日。景穀傣族彜族自治縣國有資產管理局將其持有的6132萬股中的3130萬股(占公司總股份的29.81%)轉讓給“泰躍係”旗下的中泰信用擔保有限公司,每股轉讓價格為3.70元,轉讓總價達11581萬元。後者就此成為該公司第一大股東。

  第二次控股權變更則是九年之後。2014年經變更後,景穀森達(其出資人為雲南省景穀傣族彜族自治縣財政局,財政局控股其24.67%股權)與一致行動人景穀電力公司合計持有景穀林業股份3336.49萬股,占總股本25.7%,成為景穀林業第一大股東。

  第三次控股權變更時隔兩年。2016年,通過股權交易,重慶小康控股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動人北京瀾峰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合計持有3851.68萬股,占ST景穀總股份的29.67%,成為第一大股東。

  第四次控股權變更發生在2017年1月20日,因司法裁定,導致股權發生諸多變化。從中泰信用手中“意外”得到股權的廣東宏巨投資集團與磁晅沛曈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將其持有的2272.27萬股(占總股本17.51%)股份,轉讓給磁晅沛曈。轉讓價格33.30元/股,轉讓總價款75666.59萬元。轉讓完成後,磁晅沛曈成為第二大股東。而廣東宏巨曾24次減持,套現3.75億元。

  時至2018年7月3日,為該公司第五次控股權變更。周大福投資按人民幣32.57元/股的價格,自小康控股受讓3893.99萬股景穀林業股份,交易總金額為12.68億元。

  可以看出,雖然景穀林業第一大股東多次變更,但基本扮演的是擊鼓傳花的角色,不同的則是股權轉讓價格在節節攀升。

  為啥買?為何賣?

  當然,最有看點的,還屬此次重慶小康控股與周大福投資的一退一進。

  信息顯示,2015年9月,重慶小康控股通過公開受讓方式從國資景穀森達取得ST景穀3203萬股,交易價格為25.37元/股,占ST景穀總股本24.67%,合計價款8.1億元。

  2017年4到5月,重慶小康控股實施部分要約收購,斥資6億元增持ST景穀1600萬股,占總股本12.33%。此次增持後,小康控股直接持有ST景穀37%的股份。

  待周大福投資出現後,小康控股之前所持大部分股權順利脫手,幾乎全身而退。券商研究人士就此對《投資時報》記者指出:“這或許是重慶小康控股總體戰略規劃的調整所致,重慶小康控股旗下已有A股汽車上市公司小康股份(601127.SH)。”

  據了解,小康股份董事長兼總裁張興海一直有意將小康控股旗下汽車業務上市,但2012年至2014年IpO大門關閉使其不能不得另辟蹊徑。據消息人士透露,張興海一度有意借殼上市,而ST景穀正是其選中的標的,然而,隨著2016年6月小康股份以每股5.81元發行價成功登陸上交所,進而凈募資7.3845億元,ST景穀轉而成為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數據顯示,張氏曾長期質押所持的ST景穀股份。

  隨著股價一路上揚,張興海僅憑小康股份即身價超過50億元,但另一方面,他在進行一場新的冒險——新能源汽車,自2016年1月28日在美國矽穀成立全資子公司SFMotors後,張興海先後在當年9月聘請特斯拉聯合創始人、首任CEO馬丁·艾伯哈德,並接連購並兩家美國動力汽車和動力電池相關公司。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小康股份總資產為134452.89萬元人民幣,凈資產為15139.34萬元;2017年度,其營業收入為0,利潤總額為-22341.88萬元。

  2017年6月21日,小康股份再次收購美國AMGeneralLLC公司民用汽車工廠(即美國AMG民用汽車工廠)及相關資產。在外界看來,張興海已然投入的20億元人民幣或已消耗完畢。

  關於張會否成為第二個賈躍亭的議論則甚囂塵上,甚至,關於其以8000%溢價收購美國相關資產的舉動也引來上交所的問詢函。在市場分析人士看來,當鄭氏家族出面後,套現離場,或許是張興海最好的結果。

  至於新世界係接盤ST景穀後的構思,目前仍然成謎。不過,有市場觀察家向記者指出,鄭氏家族於資本市場上行事作風一貫潑辣而老道,此次出擊A股市場,必然有備而來。